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紅色頭條>>正文
紅色頭條:我們的勤勞丶節儉丶誠信與厚道的父母親(組圖)
2020-05-18 10:00:47
作者:江勤泉(江山)丶江勤宏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祖父江福壽畫像(常州著名畫家、雕塑家白士勇繪畫)(中紅網紅色圖庫)

祖母江石氏畫像(中紅網紅色圖庫)

1959年春節,江漢生、荊來娣夫婦在安徽蕪湖。(中紅網紅色圖庫)

1962年,江漢生、荊來娣夫婦和孩子們合影。自左至右:江勤儉、荊來娣、江勤芳、江勤泉(江山)、江漢生、江勤宏。(中紅網紅色圖庫)

父親江漢生于1975年春在北京天安門留影。(中紅網紅色圖庫)

1978年,父親江漢生和長子江山、兒媳呂玉蘭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中紅網紅色圖庫)

1981年春節前夕,父親退休回到家鄉武進,家人在一起合影留念。自左至右:江勤、韓巧英、高建華、荊來娣、江松、江勤儉、江漢生、江勤泉(江山)、江勤芳。(中紅網紅色圖庫)

1982 年春節,父親江漢生和長子江勤泉(江山)在無錫宜興景區參觀,合影留念。(中紅網紅色圖庫)

1983年,父親江漢生和長子江勤泉(江山)、幼子江勤儉、長女江勤芳在上海參觀時,在一起留影。(中紅網紅色圖庫)

1985年,父親江漢生母親荊來娣陪同到石家莊看病,呂玉蘭與公公婆婆合影留念。(中紅網紅色圖庫)

1985 年,父母親江漢生和荊來娣夫婦在石家莊,和孫女兒江河、江華合影留念。(中紅網紅色圖庫)

1987年,母親荊來娣和兒媳呂玉蘭在一起。(中紅網紅色圖庫)

1987年,母親荊來娣在石家莊市正定縣參觀旅游景點。(中紅網紅色圖庫)

1987年8月5日,媽媽與家人合影,自左至右:江勤芳、江勤宏、江勤、江華、江山、荊來娣、呂玉蘭、江河、江勤儉。(中紅網紅色圖庫)

2005年夏,媽媽荊來娣和五個子女合影。自左至右:江勤儉、江勤、江勤泉(江山)、荊來娣、江勤芳、江勤宏。(中紅網紅色圖庫)

2005年夏,母親荊來娣和全家人在森莊老家合影。自左至右:高楓、高建華、江勤、江勤儉、江洲锜、韓巧英、江勤泉(江山)、荊來娣、張虹、江勤宏、江勤芳、江松、鄒書英。

2017年春節,江勤宏陪同媽媽回到她闊別幾十年的家鄉丹陽市皇塘鎮,在鎮上超市參觀。

2019 年春節,母親荊來娣和全家人在森莊老家合影。第一排自左至右:高建華、江 勤、張 虹、江勤宏、荊來娣、江勤泉(江山)、江勤儉、韓巧英、江勤芳、劉大海。第二排自左至右:高 楓、肖 嵐、江曉宇、江洲锜、江 松、鄒書英、劉子鈺、張志明。

先母荊來娣晚年過著幸福的生活,享年96歲高齡。

    中紅網北京2020年5月18日電(江勤泉[江山]、江勤宏)

    上篇:先父江漢生生平

    先父江漢生,誕生于1920年5月12日(農歷庚申年三月二十四日),病逝于1987年8月1日(農歷丁卯年閏六月初七日),生肖屬猴。他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當過農民和工人,同時長期擔任農村和工廠的基層干部,一生熱愛勞動,努力學習,積極工作,認真做事,熱誠待人,尊老愛幼,睦鄰友好,廣泛受到人們的尊敬、愛戴和懷念!

    一、出身貧寒  少小磨難

    當人們在回顧百余年來中國的近代史時,可以說是充滿著屈辱、斗爭和動蕩: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西方列強敲開了古老封閉的滿清王朝的大門,不久簽訂了《南京條約》等一系列喪權辱國條約;1850年,太平天國起兵廣西金田,1853年攻占南京,1860年攻占常州、蘇州;1900年,八國聯軍攻占北京,火燒圓明園,在中國燒殺奸淫、無惡不作……因此,出身寒微的先父江漢生的童年和青年,也與祖國一樣,處在動蕩和貧窮的狀態。直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偉大領袖毛主席和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了我的家鄉——江蘇省常州市武進縣,才使父親和我們家過上了幸福生活。

    據當年常州府武進縣《森莊廟碑紀全文》和森莊江氏后代江佳成編著的江氏《家史輯錄——飲水思源》記載,1863年,曾在常州府武進縣西南部森莊塘發生了一場太平軍與位于森莊塘中心筑壘守備的江氏家族之間的血戰:當時常州府武進縣欽風鄉森莊村義民江正會、江傅林和太學生江正榮等人,聚眾在森莊村東邊的森莊塘中筑壘,以抗擊太平軍的進攻,防守了三年。1863年(清同治二年)農歷五月十三日,太平軍乘大霧偷襲森莊塘成功。當時,戰斗異常慘烈,雙方死傷數千人,整個塘水都被鮮血染紅了。在這場血戰中,森莊村的一對高祖父、高祖母不幸死亡,沒有留下名字,亦不知誕辰年月。所幸,他們留下了一位八歲的小姑娘。當時,她躲避在蘆葦叢中,得以逃過一劫,這便是我的曾祖母。

    曾祖母姓江,1856年生,后來回森莊安家落戶。據傳說,她長大后招范某為婿,先后生育三女兩子,兩子后來隨母姓江,分別叫江福壽(小名阿狗)、江福。ㄗ仲s葆)。他們辛勤勞動,悉心經營,先后置買田產六、七十畝,事業還算興旺。但好景不長,1890年,曾祖父范某因病逝世。曾祖母和兒女們生活開始艱辛起來。

    其中長子江福壽,生于1882年,生肖屬馬,娶石氏為妻,他們后來成為我的祖父和祖母。祖父上有三個姐姐,下有一個弟弟。不久曾祖母因病去世,家業開始衰落。特別是受外來毒品鴉片的影響,祖父年輕時學會了抽鴉片煙。因不斷需要花錢買鴉片,家中原有的六、七十畝地逐漸被賣掉了。后來又扒房子賣磚,屋上的瓦也掀下來賣,成了“冷灘屋”,外面下大雪,家中下小雪。1902年,因家中生活十分困難,江福隆出走常州,另謀生路。他從學徒做起,開店經商,后來在常州創下一片產業,曾擔任過常州商會會長。而祖父江福壽仍在森莊艱難度日。1942年11月14日(陰歷十月初七),祖父因染瘟疫不幸病逝,享年63歲。

    祖母江石氏,為離森莊村約三、四里地之外的三星村杏干自然村人,大約生于1888年(清光緒十四年),生肖屬鼠,卒于1952年9月10日(農歷八月初三)。她雖是農村婦女,但善扎針灸,經常熱心地為鄉親們治病,受到人們的稱贊。她晚年患中風,臥床三個多月,全賴賢媳即我的媽媽荊來娣的細心照顧,安然逝世,享年65歲。

    當時,我的祖父母膝下無子,很想領養一個孩子。說來也巧,大概是1922年的某一天,村上來了一位母親,拉扯著兩個男孩子前來要飯。一打聽,原來是六、七里地外的章籪村人(另一說是卜弋橋人,也有的說是泰村人),孩子父親大概是船工或漁民,因病逝世,母親便帶著兩個男孩到處要飯,艱難度日。這一方帶著兩個男孩生活困難,而我祖輩一方沒有子女。雙方經過一番交流,這位母親愿將大一點的兩歲男孩送給江福壽做兒子。而江福壽、江石氏也喜得繼子,把他當做親生兒子一樣對待。后來按照江氏家族輩份排列,為他取名江漢生。他,便是我的父親。

    雖然父親江漢生來到森莊村開始了新的生活,可生活貧寒,吃的一天三頓是菜稀飯,而且吃了上頓沒下頓;住的是“冷灘屋”,冬天冷的受不了,就用泥巴做的土磚頭放在灶火里燒一下,再拿出來取暖,日子過得很艱難。

    二、吃苦耐勞  艱辛立業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國家山河破碎,百姓饑寒交迫。我們家的家境也日趨貧困敗落。迫于貧困,父親很小年紀就參加各種勞作,從小就養成了熱愛勞動、艱苦樸素、吃苦耐勞、勤儉持家的習慣,磨煉出了不怕苦累和意志堅強的品格。

    當時,由于祖父染上鴉片煙癮,不但不能勞動,還要到處攢錢去買鴉片,致使祖上僅有的一點耕田和房產,沒幾年功夫就基本上賣光了,最后家里只有兩畝薄田(屬賣不出去的地),不是旱就是澇,打不了多少糧食。迫于生存,小小年紀的父親,一段時間只能靠到河溝里捉魚摸蝦為生。那時,家里窮的連小船和象樣的魚網也置不起,只能用一些非常簡陋的魚具和舊魚網,在一些小河溝里捕一些小魚小蝦,由母親拿到街上去賣,換回點米面來維持生活,或者給爺爺買點鴉片煙抽。那些年,父親常年起早摸黑,風里來、雨里去,過著一種有了上頓沒下頓飯的飄搖不定的生活。父親曾這樣對回憶他當年的片段生活:“最難過是的冬天,冰天雪地里,連棉襖棉褲也穿不上。水面上一片薄冰,魚網一著水就結成小塊冰,有時要一邊敲打冰塊一邊下網捉魚,幾個小時下來,幾乎寒心入骨,兩只小手凍的通紅通紅的。但為了活命生存,只能忍耐和堅持!”

    記得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當時國家遭受三年自然災害,父親總對我們講這些往事,說到現在雖然有時也有吃不飽穿不暖的,但比起舊社會來,還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要好多了。在我們父母親的心里,一直教導我們要永遠感恩毛主席,感恩共產黨!

    為了能多點掙點錢來養家糊口,17歲的父親跟著本村的江桂良等長輩,到上海的一家小工廠里當了學徒工。最早學的是小沖床,專門沖別針的。當時每天要工作十幾小時,須完成繁重的工作量。剛當徒工的父親,開始很不適應,工作不久即發生一起勞傷事故。有一天,已經工作了十多小時的父親,那天感到特別的勞累,快到傍晚時,強打精神一邊操作小沖床一邊添送別針,突然間右手往回抽時慢了半拍,右手食指隨即被小沖床鐵鉆貫穿了過去,頓時血流如注,巨疼襲來。父親強忍著疼痛,迅速松開沖床,抽出手指。俗話說,十指連心。那時這些小廠的醫務保障非常差,簡單包扎以后,連消炎治痛的藥都沒有,幾天幾夜里,父親疼痛得徹夜難熬!傷還未愈合,又繼續上班了。盡管多少年過去了,這件事卻一直深深地刻印在了父親的記憶里。

    幾十年后,每當父親給我們講起這件事,心里特別沉重。此后父親還在上海、無錫資本家辦的紗廠里,工作過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新中國誕生,父親才回老家森莊。父親解放前在上海、無錫期間的一段工作經歷,盡管非?部榔D辛,但也使他經受了磨難,學到了一些知識和技術,為爾后的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他經常講,自已一生遇到的貴人就是江桂良,在上海、無錫做廠時給了自己很多關心和幫助。為了家庭生活,父親一生操碎了心,付出了最大的努力。

    1958年,安徽省蕪湖市抽調父親去工廠工作時,他總惦記著家里愛人孩子,千方百計想辦法把全家遷到蕪湖生活。到了1963年,全家下放回到農村后,家里連基本的勞動工具都沒有,僅有的一點下放經費,只能夠買點糧食。當時全家七口人的生活重擔,全壓在了父親一個人的肩上。在農村,父親什么累活苦活都做過。下放不到半年,人明顯又瘦又黑,不到50歲,他的腰就累彎了。

    三、好學進取  踏實肯干

    父親江漢生7歲時,祖父母老倆口克服生活上的重重困難,特意按排他讀了兩年私塾,使他有了終身自學文化的基礎。

    父親的興趣十分廣泛,自學的內容也比較多樣,可以說什么都學,而且學起來就有收獲,挺有模樣。他向書法愛好者請教過一點書法,所以寫了一手好字;他向演員學過一點唱戲,平時總愛哼上幾句,還曾上臺演過幾次戲……

    父親當過農民、工人,同時又長期擔任過基層領導工作,沒有文化是勝任不了的。于是,文化程度不高的父親,就靠自己平時的努力學習,來彌補自己在文化上的不足。

    上世紀五十年代,新中國剛剛成立,父親積極地參加了土地改革運動,成為江蘇省鎮江地區的農業勞動模范。我清楚地記得,在家里曾看到過他當年獲得的一面錦旗和得獎的農具——當時農村最先進的扎稻機。母親回憶說,這臺扎稻機后來給了村互助組和合作社使用了。在合作化運動中,父親總是帶頭參加集體生產勞動,干農活是一把好手,南方環境的“耕——耙——耖——耘——耥”一套水田耕作技術樣樣能做,同時積極參加各種社會活動,很快成為森莊村農業合作化運動的積極分子。

    由于父親做事認真負責和扎實肯干,剛解放不久就當上了基層干部,成立村互助組時當了互助組長,村初級農業生產合作社成立時擔任了社長,村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時又擔任了副社長。

    記得父親在安徽蕪湖工作時,那時廠里工作很忙,孩子又多,他家里家外忙的腳不著地?墒,他對學習技術十分重視,經常找些技術書籍來看,有時甚至自己花錢買書看。而且,他還有一個特別的習慣,就是對時事政治特別關心,經常找這方面的資料學習,可以說一直抓的很緊。他經常與朋友聊天,很少說那些家長里短的,總是聊廠里的事情甚至國內外的大事。

    記得父親在黃石工作時,大概是1973年春節,我曾專門從北京到那里看望他。只見他一個人生活,又要忙于工作,又要料理自己的生活,可以說忙的不亦樂呼,可他仍不放松學習。使我感到特驚訝的是,他生活上舍不得花錢,卻個人訂了一份新華社的《參考消息》報,每天堅持看報學習,非常關心國際和國家大事。父親一生不抽煙,適當喝一點酒,可以說學習是他一生的愛好。后來年紀大了,他就戴個老花鏡看報看書,挺像個老學究的樣子。
父親特別聰明好學,也很愛鉆研各種技術。農村什么活他都會干,而且樣樣精通。他沒學過泥瓦工,家里房子壞了都是他自已修。他沒學過木工活,家里的農具、家具都是自已做,有時一些泥瓦工和木工師傅遇到技術難題,也找他幫忙出主意想辦法解決。

    在工廠工作期間,父親經常承擔一些攻尖克難任務。在蕪湖湖光毛巾廠工作時,一臺解放前的老舊機器,存放庫房已十多年了,銹跡斑斑。后來他帶領幾個工人,在沒有圖紙、又缺少配件的情況下,克服了種種困難,最后使價值幾十萬元的老舊機器又轉動了起來。

    七十年代,父親在湖北省黃石電機廠工作期間,他大膽革新技術,帶頭搞技術改造和小創新,使電機產品的質量和效益迅速提升,當年就被任命擔生產科科長等職?梢哉f,父親無論在農村還是工廠,一直是基層的領導干部。而他在各個不同工作崗位,總是滿腔熱情地投入到工作之中,熱心為大家服務。

    1958年,父親來到安徽省蕪湖市湖光毛巾廠工作。由于工作積極、勞動肯干、技術過硬,被提拔為車間主任。1963年國家遇到暫時困難提倡回鄉,他又帶領全家回到家鄉森莊村。他繼續積極勞動和工作,成為生產隊的骨干,擔任了生產隊貧下中農協會組長等職務,與生產隊隊長施伙庚、婦女隊長曹琴華等配合默契,受到群眾稱贊。

    1972年,父親響應號召,支援三線建設,應聘來到湖北省黃石市電機廠,干的是他的老行當——鉗工。由于積極肯干、技術過硬,他很快被提拔為工廠的生產科長,還曾榮獲過黃石市勞動模范的光榮稱號。

    四、孝敬長輩  精心育人

    父親江漢生對長輩非常尊敬和孝順。他平時聽長輩的話,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吃苦受累從不埋怨。比如對祖父和祖母,他長大以后,知道他們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親了,可他對他們二位老人十分孝敬。

    1942年11月14日,祖父江福壽因病逝世。為了盡量好地安葬老人,父親步行五十多里路,來到常州親戚家,佘帳買回來一口好棺材,然后一個人推著南方農村過去常見的那種木質獨輪手推車,硬是把棺材從常州推到了森莊,拉了整整一天,吃了不少苦。母親回憶這件事時,連聲說:”你父親這回可吃苦了,可吃苦了!“

    1953年,祖母江石氏患腦血栓病,癱瘓在床,父親和母親精心照料。祖母去世后,他又日夜操勞,傾其家財,大辦喪事,受到村人稱贊。

    父親不但孝敬長輩,對親戚朋友、鄰里鄉親,也都是以誠相待,厚道從事,熱情大方,寧肯自己吃虧,也從來不去占另人的半點便宜,而是每當看見別人遇到了困難,總是主動伸手相幫,與村上的郎中江仁慶等成為好朋友,受到親朋好友的交口稱贊。

    1942年11月,父親江漢生和母親荊來娣結婚。幾十年間,先后生育四女三男共七個孩子,其中有兩個女兒因病夭亡,五個子女長大成人。后來,長子江勤泉(江山)成為新華社高級記者,次子江勤宏成為解放軍少將,幼子江勤儉成為農村花木種植專業戶,長女江勤芳成為省城賓館的會計,幼女江勤成為中國著名企業的會計,可以說工、農、商、學、兵都有了。為了養育孩子,并讓他們成為國家有用之才,父母親十分重視智力投資,真是費盡了心血,可說是嘔心瀝血、諄諄教導,無私地奉獻了自己的一生。

    這些年來,五個孩子一到上學年齡,不管遇到什么困難,父親都讓他們按時上學。1958年,父親到安徽省蕪湖市湖光毛巾廠當工人,他同時千方百計把孩子們都遷到了蕪湖,讓孩子們來到城市上學,更快地增長知識。

    1963年,國家遇到三年困難時期,實行了下放農村的政策,我們全家被下放回原籍。父親帶著一家人,又重回江蘇武進森莊農村老家。盡管生活艱辛,父親對孩子的教育依然十分關注,精心培養。當時,國家給了父親300元安家費。這年,我正在安徽省重點中學蕪湖一中上高一。盡管家中生活非常困難,父親仍然特意留出200元給我使用。當時,我每月8元伙食費,每年就是96元,再加上春節回江蘇武進老家探親路費,兩年正好200元左右,這樣使我能繼續在蕪湖一中上完高中。最終,父親的計劃和愿望完全實現了,我于1965年7月高中順利畢業,而且在參加高考前,光榮地被新華社挑選上來到北京,參加總社干部訓練班的學習,以培養密碼譯電機要員,后來又轉為編輯和記者。

    后來,次子江勤宏上完高中,父親想方設法推薦他去參軍當兵。江勤宏參軍后,父親經常給他寫信,勉勵他好好學習,積極工作,使他進步很快。
父親還十分關心幾個兒女的婚姻大事。他熱心把自己廠里新來的大學生高建華介紹給幼女江勤,讓他們生活美滿。

    當年父親一貧如洗,空空蕩蕩來到森莊,后來盡自己的一已之力,撐起了一個家,為此一直保持著艱苦樸素的生活作風,不抽煙,很小喝酒,十分節儉。在黃石工作時,他每天五點下班后,就去附近的張家湖釣魚,總要釣到七、八點鐘天黑了才回來。自己舍不得吃,把釣到的魚曬成魚干,送給親戚朋友,有時還帶回江蘇老家。1980年退休,他又返聘了兩年。

    1981年底,父親退休回到森莊后,當時農村的鄉鎮企業剛起步。為了振興家鄉經濟,父親將多年來在工廠工作積累的生產技術,毫無保留地傾注到村辦企業中,夜以繼日地為森莊安裝了第一臺膠木沖壓機,為建設家鄉作出了貢獻。他還積極幫助幼子江勤儉種樹、養花、蓋房。他不顧年老體弱,多次親自押送裝載花木的車皮到北方工地。為了省吃儉用,到了夜晚,盡管天氣寒冷,他不住旅店,就在火車廂里坐一晚上。

    由于長年過度艱辛與勞累,1985年,父親被發現身患癌癥,來到我所在的河北省省會石家莊市,住院治療,動了手術。隨后,他回武進森莊老家休養了兩年。1987年7月發現病情惡化,父親又來到石家莊治療。最終因癌癥擴散,于1987年8月1日不幸逝世,享年68歲。

    臨終前夕,父親拉著我的手說:“我這一輩子,在外面一直是努力學習、積極工作,成了生產隊和工廠的基層骨干。特別是沒有整過、害過任何人。在家里,我就做了兩件事,叫養小送老。你們的爺爺親娘,雖然不是我的親生父母,可我象親生父母一樣,以最大的力量盡了孝道,贍養了他們,把他們養老送終,滿意而走。你們五個子女,我又是竭盡全力加以培養,可以說盡心盡力了,F在你們都長大成人了,我死也心甘了!”

    這一句句掏心窩的話語,至今回想起來令人淚下。

    先父江漢生,您的突出事跡、高尚精神和不朽形象,永遠活在兒女和人們的心中!

    親愛的爸爸,我們江氏后代永遠深切懷念您!

    長子江勤泉[江山]敬撰

    2020年5月18日于江蘇常州武進森莊

    中篇:先母荊來娣生平

    母親荊來娣,誕生于公元 1925 年 9 月 11 日(農歷乙丑年七月廿四日)太陽剛剛升起來的時候,江蘇省鎮江市丹陽縣皇塘鎮前里巷村一戶普通農民的家里,生肖屬牛。2020年5月14日(農歷庚子年四月廿二日)凌晨,母親仙逝于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嘉澤鎮森莊村的家中,神態安詳,享年96歲高齡。

    1、歷經磨難  飽經風霜

    母親的父親即我的外公叫荊福海,生于公元 1885 年,生肖屬雞,當地一位老實巴腳的農民。1950 年 3 月 7日(農歷庚寅年正月十九日),因患腦膜炎病逝,享年 55 歲。她的母親即我的外婆叫馮阿娣,生于公元 1897 年,生肖屬蛇,農家婦女,1956 年 9 月因病逝世,享年 59 歲。

    生于舊中國的母親,從誕生的那一刻起,就開始經歷磨難和風霜。她大約一歲多時,有一天由大孩子背著,在石椿傍玩。石椿也稱石舀,過去南方農村許多農家都有,用它來把稻谷脫殼成米,不椿米時通常用繩子把石椿前面的鐵鑿子高高掛起。那天這個大孩子不小心,把母親的鼻子撞到了石椿前面的鐵鑿子上,頓時血流如注,鼻梁骨都被撞沓了下去。當時農村也沒有什么急救措施,大人只是抓了一把香灰,抹在母親受傷的鼻梁上面來止血,結果使她的鼻梁骨從此明顯地沓扁了下去,還落下了時常頭暈的后遺癥。

    迫于生活困難,母親大約兩歲時,被送到離森莊村大約五、六里地遠的丹陽縣皇塘鎮墳頭村,一戶名叫石松慶的家里收養,俗稱做“壓子女”。母親在墳頭村石家,五、六歲時就開始參加勞動,在家洗菜燒火,在外割草放牛。八、九歲時,就幫大人推磨。再大一點,就時常下地干農活了。

    1939 年 15 歲時,經人說媒,將母親許配給我的父親江漢生。當時由于父親家中貧困,付不起彩禮錢,就采取了當地農村的一種”搶親“的風俗來進行,讓母親做了江家的童養媳。據母親回憶,那天“搶親”時,祖父江福壽帶了父親以及村上的兩個小伙子,趁天黑了去的,回來時由父親一路背著母親。1942 年 11 月 14 日(農歷壬午年十月初七),祖父江福壽病故。當年 11 月,母親荊來娣虛歲18歲,與父親江漢生(虛歲 23 歲)成婚了,當地風俗叫“喜喪”。

    母親15歲到森莊和18歲與父親結婚,正值抗日戰爭期間,常州一帶是日偽統治地區,一片兵荒馬亂、民不聊生。母親來到森莊江家后,生活十分艱辛。當時,父親常到上海工廠做工,家里的兩畝薄田和照顧爺爺奶奶的事,都壓到了母親的身上。家里整天吃不飽、穿不暖,常常吃了上頓沒下頓。房子是兩間“涼攤屋”。屋上的許多瓦片被揭下來賣了,顯得稀稀疏疏,漏風漏雨又漏雪。冬天外面下大雪,屋里下小雪。1949 年解放后,在當地農村土地改革運動中評家庭成分時,父母親被評為貧農。

    作為妻子和母親,我的母親承擔了生兒育女的重擔。1943年,母親19 歲時,生下一女兒,取名江桂琴,8 個月后因病夭折。1946 年 3 月 12 日(農歷丙戌年二月初九日),生下長子江勤泉(后改名江山),生肖屬狗。1950 年 2 月 14 日(農歷己丑年臘月二十八日),生下次子江勤宏,生肖屬虎。1953年2月2日(農歷壬辰年臘月十九日),生下幼子江勤儉,生肖屬龍。1956 年 2 月12 日(農歷丙申年正月初一),生下長女江勤芳,生肖屬猴。1959 年,生下小女兒江勤美,兩歲左右得了重病。那是 1961年,母親抱著小女兒江勤美,坐火車從安徽蕪湖回江蘇常州。路過南京時,女兒不幸夭折。母親一直抱著死去的小女兒回到家鄉,把她埋在了爺爺奶奶的祖墳傍。1963 年 7 月 31 日(農歷癸卯年六月十一日),生下幼女江勤,生肖屬兔。1966年、1969年,母親又先后兩次懷孕,都被打胎了。由于當時家里子女多,月子里營養不良,母親從此落下了頭暈、腰疼、腿腫等多種毛病,使她終身忍受著疾病的折磨。

    1958 年,母親隨同父親帶著孩子,舉家來到安徽省蕪湖市工作和生活,一度曾在蕪湖蕪光毛巾廠當紡織工。1963 年下放回農村,全家又遷回到江蘇省武進縣森莊村老家務農。

    母親這一生,究竟經歷了多少風霜雨雪,真是難以歷數!真所謂,回憶的是歷史,品嘗的是磨難;走過的是道路,歷練的是人生!

|<< << < 1 2 3 4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中紅網紅色頭條-毛遠新:捍衛真正共產黨人的信仰,永不改變。ńM圖)
·下一篇:中紅網紅色頭條-劉潤為:懷念李爾重同志(組圖)
·紅色頭條(中醫系列報道之五):高手在民間——記振興中醫踐行者鄭軍(組圖)
·特稿:泥腿子造反 杜老虎得名
·特稿:大恩澤吾 惠意銘心——彭湃烈士親屬深情思念習仲勛(圖)
·特稿:中華民族之光——紀念甲骨文發現121周年兼記中國當代韓派篆刻藝術家韓山平(組圖
·特稿:時代呼喚大中醫——關于“反思”的反思
·特稿:時代呼喚大中醫——關于“反思”的反思
·紅色頭條(中醫系列報道之四):高手在民間——記振興中醫踐行者鄭軍(組圖)
·陳建春、劉曉琴:為生命作證——寫在紅軍飛奪瀘定橋85周年日
·特稿:紅色旅游在危機中蘊含機遇
·特稿:杜德昂聲震大游寨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5、聲明:凡投稿者一經采用,一律沒有稿酬,且版權歸中紅網所有!
紅色頭條(中醫系列報道之五):高手在民間——記振
12位老干部為援鄂抗疫勇士贈送墨寶(組圖)
葉茂:泥腿子造反 杜老虎得名
特稿:泥腿子造反 杜老虎得名
毛澤東思想與《易經》思想
紅色頭條-黃東濤:毛澤東思想與《易經》思想
大恩澤吾 惠意銘心——彭湃烈士親屬深情思念習仲勛(
大恩澤吾 惠意銘心——彭湃烈士親屬深情思念習仲勛(
特稿:大恩澤吾 惠意銘心——彭湃烈士親屬深情思念習
特稿:中華民族之光——紀念甲骨文發現121周年兼記中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新恒生配资